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报道

                传承

                发布日期:2020-03-25 信息来源:第一分局 作者:刘星 摄影:刘星 字号:[ ] 分享

                我们家从30后走到50后再到80后,用三代人的青春谱写了传承的篇章,一群小人物用愚公移山的精神去捍卫自己的事业。

                30后桓仁水电站那时的水一代

                1958年巍峨秀丽的五女山下,蜿蜒滔滔的浑江河畔,水利电力部桓仁水力发电工程局正式在辽宁东北山区的桓仁泡子沿挂牌成立,在这水电支队伍里、有冲在先前的一线工人、设计施工的工程师们、保卫后勤的医生护士、还是培育后代的老师们。

                我的姥姥当时就是一名水电学校的老师。刚搬到桓仁的时候,我的妈妈才两岁,姥姥因为工作太忙,对妈妈的照顾欠佳,留在幼儿园里长托。一次妈妈发烧,姥姥、姥爷没有及时的带妈妈去医治,拖成了严重的肺炎。姥爷就是医生,自己的孩子病了,都没有及时的医治,造成孩子一生肺气管受损。他心里一直过意不去。

                姥姥却淡然得多。在姥姥的眼里,她所有的学生也都是她的孩子,她不能只顾自己的孩子而忽略班里的孩子。那时候,有些孩子上不起学,会有辍学的情况发生。姥姥白天讲课,晚上不仅要给学习跟不上的学生无偿补课,还要时不时的去家庭条件不好的孩子家里家访。去家访的姥姥从不空手去。在那个粮食紧缺的年代,送粮食就是送去希望。自己家四个孩子有时候都吃不饱,但还是会节省一部分,去帮助更困难的家庭。

                水二代有不少是姥姥的学生,有出国留学的,有在某个省担任国家干部的,有医生护士、有工程师工人... ...但是当她自己的孩子到了就业的时候,姥姥却都选择在水电系统内应聘考试。姥姥有四个孩子,当时二姨考上了其他医院,被姥姥拦下来,没去成,大舅考上电大,姥姥也没有允许去。姥姥说:“我的学生天南海北都有,但我自己的孩子,我更希望能挑起水电接班人的担子,水电的事业还要继续发扬光大。”

                就是这激情燃烧执着的水一代,不计回报的奉献付出为水电这份事业夯实基础,吃着缺盐少油的粗粮野菜,却仍干劲十足、热情高涨,困苦不改初心。

                50后白山水电站的水二代

                在桓仁到通化山路上,水电人背井离乡,携妻挈子,日夜兼程,奔赴新的集结地。父母们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依山而行、傍水而居、艰难的开始了一次跨省大迁移。那个承载我快乐童年时光的白山镇,真的是峰高谷深,拔地欺天,谷上风起云涌、松涛阵阵,谷下危崖百转,涛声数里。

                妈妈下乡回来以后,通过考试成为水电局的正式职工。这在当时也算是一件让他人羡慕而又骄傲的事。当时年轻充满干劲的妈妈被分配到铁道部工作因为表现突出,不久就扛起了铁道女班的队长的担子。这个班长可不好干,铁道班有一项艰巨的任务,就是扛枕木用来垫铁道轨道,男同志扛着走都吃力,女同志们就更费劲了。全班都是20多岁的小姑娘,想要扛起一百多斤的大木桩,着实是不太容易,工期迫在眉睫,工作紧任务重。妈妈就想了好办法,在时间上找工作效率,分两个班,分配量,早干完早回家休息,一个人扛不动那就两个人一起抬,两个人还不行,那就上四个人。就这样六十多个20多岁的女汉子,硬是把这难啃的骨头压碎,拍扁,消化了。当年的铁道女班还被评为优秀班组,每个人得了一个印有“优秀班组”的铁盆。

                这样优秀的群体少不了小伙子的瞩目,这其中就有我的爸爸,爸爸当年是动力队的一名普通的电焊工人。虽然是普通的工人,但年年都是局先进工作者。老实肯干的爸爸也引起了妈妈的注意,后来跟千千万万的水电夫妻一样,相爱结婚,有了我和妹妹。我每每问起当年爸爸是怎么得的先进,爸爸就笑眯眯的挥挥手,不会回答。妈妈回想起来,仅存的记忆就是糊了满墙的奖状,得了一对枕巾、一块做衣服裤子的料子、一个毯子... ...我的老舅当年和爸爸是一个班的,他说爸爸当年的焊接技术那是非常了得的,乒乓球那么粗的铁管,两根焊接到一起以后,乒乓球可以再焊接点的位置来回滚动,没有障碍感。

                没有怨言地埋头苦干踏实的工作,是50后朴实本职的象征。不到三年的时间,水电人靠手风钻和半机械化出渣,硬是从大山里掏出了39万多立方米岩石,又运进去21万立方米混凝土进行衬砌。

                80后哈达山枢纽水电站的水三代

                2008年,毕业怀穿着一颗崇拜及感恩的心,我也回到了水电。到工地报到第一天,我就看见了至今记忆犹新的一幕:刚走到项目部门口,去现场方向迎面向我走来两个黑不溜秋的壮汉,一位上身穿着西装,一位穿着工作服,裤腿上还沾了泥点。他们看着我纳闷道:“这是谁家的小孩放假了来看家人啊?”我说:“我是来报到的,我找项目经理!”却不成想,那个穿工作服不羁的壮汉居然是项目经理!这就是我第一次见领导的尴尬场面,后来我被分到了的实验室工作。当时项目部营区和实验室不在一处,从项目部走到实验室大概需要半个多小时。下雨天路上泥泞不堪,下雪天雪过膝盖也是常有的事,当时项目上的年轻人有打赌说我挺不过一个月就会要求调回项目本部,一腔热血的我从七月炎热的夏天走到了十二月寒冷的冬天。我坚持下来了!克服了工作以来第一个小小的困难。后服从单位的工作安排,2011年我回到分局机关在党办工作至今,一转眼工作十年有余了。每每遇到困难,我就会想起刚参加工作上班的路,坚持坚持都会过去的,也会越来越好的... ...

                30后桓仁水电站的水电一代、50后白山水电站的水电二代、80后哈达山枢纽水电站的水电三代都是些小人物,用青春书写着身边的小事,谱写自己的乐谱,传承水电的篇章。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云顶集团电子游戏,云顶集团电子游戏网址,云顶集团游戏平台